Alta

就叫企鹅A吧,只是路过的南极永居企鹅Alta
世界唯一值得仰望仅有星空。

[舰R/华南](一次性给这么多摸鱼起标题要晕)

(补档)


——
转世现代普通人的设定,有私货



——
华盛顿有个非常隐蔽的弱点,那就是怕黑。
说到隐蔽,不说在“上一世”短暂的相处时光,连在“这一世”非常不巧地和她做了邻居、同学,乃至恋人而到伴侣的南达科他也花费了二十几年才发现一点端倪。
比如一到夜晚就比白天要黏人不少,连工作都从摆在书房那张气派的木桌上的专用电脑(华盛顿严禁南达科他用那台电脑来打游戏看视频)转进平板里带到客厅沙发上来处理。南达科他做完自己的事情后悠闲玩手机时华盛顿还一定威逼利诱要她接受被圈在怀里抱着的姿势,那家伙的脑袋还搁在她肩膀上,尖尖下颌硌得南达科他常常抗议。要知道这个混蛋可是在南达科他偶尔心情好朝她撒娇时会大加嘲讽的那种欠揍的性冷淡,主动亲近多少有点奇怪。
再比如南达科他晚上在外时,无论是工作会议朋友聚会家庭聚餐,还是节庆日想要去看烟火表演、参与街上人群的庆祝……不好推辞,或者华盛顿百般阻挠最后失败,明明有着干练职场成功女性外表,一回到家却是能网购绝不去商场的某位不折不扣宅系生物都会一边抱怨着南达科他的好动,一边不情愿地换上外出的衣服跟着更不情愿的南达科他出门。有时南达科他也会抗议(比如“你不方便进会议室干嘛非要在楼下站两个多小时最后我还被教研组长提前轰出来拎你回去”),但最后百分之百被政治家的雄辩糊弄过去。
晚上的华盛顿黏性比正常情况大太多,除了怕黑南达科他想不到其他理由。但是华盛顿有什么理由会怕黑?她更加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某天晚上她挟持着床头台灯质问对方:“你是不是怕黑?”
被横过去抱着台灯的她压住上半身的人摘下阅读用眼镜,出乎南达科他意料地爽快承认了:“对,是有这么一回事。”
长期猜测被证实,但此时比起嘲笑对方南达科他更想进一步满足她的好奇心:“为什么?当年你夜间作战时不是还气势汹汹的,怎么还说是怕黑?”
华盛顿用揉她们家猫的手势和力道揉了揉趴在自己胸口上的米色卷卷堆脑袋,嘴角上扬:“你还好意思提我最有名的那场夜间作战?”
在南达科他举起手里的台灯作势要砸时华盛顿及时放开手里的书,还不忘把眼镜夹进去做书签才在上半身被压住的情况下夺下那盏无辜台灯放回床头柜上。然后她把气鼓鼓的南达科他从身上挪开,妥善安置在床的另一半边,软厚被子下面。
“重死了,压得喘不过气。”
“下次我就告诉她们你被我的胸部压得喘不过气!”在被窝里南达科他挺挺胸,下一刻就被一只灵巧的手掐了把腰尖叫起来。
“告诉你理由也不是不可以。”无视泪眼汪汪(痒出来的生理泪水)的对方,华盛顿收好她的书,随手关上卧室里唯一的光源。在失去那温暖黄色灯光的黑暗中她侧过身熟门熟路地把南达科他拉进怀里抱好。
暗中唾弃着自己也习惯性拱进对方的怀抱里调整好姿势,南达科他脸贴着华盛顿称不上健壮却更加可靠的肩膀闷声问道:“那你害怕黑暗是怕什么?”
“曾有一个夜晚让我害怕太阳无法再次升起。”她听见华盛顿咕哝着说道,“晚安。”
太阳?南达科他一直思索着这个词,直到她被对方身上淡淡的舒缓的薄荷香气卷入梦乡。
之后南达科他偷偷把这件事和她的疑问告诉了企业,金发女孩立马露出倒胃口的表情:“欺负我还单身是吗!天啊我已经受够老板使唤我的人去清洗他的车这种破事了,难得偷闲还要听你们的恩爱日常!”
“不是这哪里……?”
她们坐在湖边,头顶樱花开得正好,下午时分的阳光洒在湖对面那栋白色建筑上,一切都明亮而鲜活。
“太阳。”企业朝上指指,又指指茫然的好友,示意她看自己包包上挂着的印第安样式的手工毛线挂件,那是南达科他画出纹样后拉下脸央求华盛顿做出的。
亮黄色的毛绒绒的暖乎乎的半圆形。
“……唔呃那混蛋……一定要揍她一顿……”
在迟钝而后知后觉的太阳巫女捂着脸颤抖时,企业心情大好地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总统大人?我和你家小南在湖对面等你下班,作为帮她开解烦恼的报酬今晚也不好意思地打扰你们家的晚餐啦。总之,在天黑前快点完成工作来接她吧!”





end.

评论
热度 ( 9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