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

高三忙碌中orz头像是给面大佬的华南!

[舰r/华南]nothing excepts for love

标题有语法错误就请随意吐槽,以及我真讨厌lof这排版

这件事的导火线是南达科他在刷内部论坛时被点燃的。
总督府的,论坛管理员,给,一篇,cp文加精了。
管理员一般只负责正经地发官方公告,删删水帖,从来不涉及民间娱乐。突然搞出一发类似钦定的大事件,整个论坛都爆炸了。
重点是,那篇的两位主角之一,是华盛顿。而另一位,为了不引起撕逼,反正能说的只是,不是南达科他。
对于其他的海域[小位面],南达科他并不清楚,但在这片海域,这个港区里的华盛顿和南达科他,大概可以描述为恋人关系。
虽然她们间一点都不浪漫,如果不说明,不知情的谁很难想到就是了。
自己的华盛顿除了眯着那双蓝青色的高傲眼眸用明里暗里带刺的话嘲笑她以外,从不可能像这篇文里的华盛顿说些深情的台词,用满是爱意的眼神“把对方装进眸中那湾静海”,看看人家,“海风冷了,她淡淡地说道,把那件从来不好好穿上的军装外套细致地裹在那谁谁的肩头。那谁谁呆呆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人,白发女子垂眸替她一枚枚扣上外套纽扣,再次抬起脸时,像是恰巧吻住她的嘴唇”。连南达科他在看的时候都羡慕那谁谁得不行。
这杯柠檬汽水怎么这么酸,南达科他把玻璃杯推到一边,下面的回复都是清一色的“总统!好苏boommmmmm!”“我也想要女友(x)外套qwq”“这调情满分,真的不是法国船吗?!”“深情发誓那里我这样的直女都腿软”……
别人家的华盛顿,果然还是这么讨厌。南达科他磨牙,脑子里好像突然触动了什么谜之开关。她飞快地退出那一帖,在论坛检索里输入华盛顿的名字。
她之前从来没注意可以搜索舰船相关,因此除了一些正式文件以外,满屏的同人文差点闪瞎南达科他的眼睛,各种炎上,各种摩天大楼。
原来是人气这么高的家伙啊,开始继续向下滚动鼠标滚轮的时候南达科他才发现她差点就不小心把手里这玩意给捏碎了,鼠标的机械外壳在女孩的拳头里嘎吱嘎吱响。
她当然不是生华盛顿的气,她、肯定是因为自己人气居然没有那个促狭鬼、人头狗、天天装逼下巴抬上天从不正眼看人的抖s大混蛋高而生气,看看,屏幕上一排排标题也只有不到一半提到她,她南达科他怎么可能只有那种家伙一半受欢迎?!
(怒火中烧的时候,智商会下降,比如她根本就没想过是因为她检索的主题是华盛顿而不是她自己)
南达科他猛灌一口汽水,把页面拉回顶端点开最上面那帖。
她倒要看看华盛顿那种女人,谈恋爱的时候能怎么让人喜欢上!
说得好像,她没有正在和她谈恋爱哦。
南达科他没有注意,页面上有几帖,包括她刚点开那帖,标题后面有一个黑方括号,[R18]。

这一天华盛顿有作战任务,但是一个华盛顿不在的美好下午就被南达科他荒废在自己房间里看各海域港区的舰船们(可能还有不务正业的司令官们)执笔的同人小说。而正当南达科他全身心沉浸在某一篇的剧情时,突然从屏幕正中央的单词里跳出的白色物体惊出女孩一声高了三个八度的尖叫。
“啊——————!”
圆滚滚的GALO悠闲地迈着小短腿挪到角落,吐出一个晃悠悠的气泡:“我这边都听得见,杀猪吗,你?”
操你妈的华盛顿,南达科他从椅子下爬起来抓过鼠标点进气泡里,输入符跳动起来的时候她飞快地敲进,或是说砸进一行字符:“这么快就死回来了?中途劝退?怎么,不用在修理渠泡个五小时?”
“全程ss,完美获胜。”好像是为了配合这段话,GALO还摇摇头顶大角上的蓝发带。要不是知道这个看起来更像黑客技术的港区内部聊天器的确还没有交互系统,南达科他都要认为是华盛顿在她隔壁的宿舍里操作她屏幕上的“总统大人~☆”做动作嘲笑她了。
如果那样她真想让她的“南小胖胖”在华盛顿那边做那个很少自动出现的,一头撞碎屏幕的特效。话说回来,这些GALO到底谁起的名字这么恶俗?
“对了,刚才顺便黑了你的电脑。”“总统大人~☆”再次吐出一个泡泡,换作华盛顿本人亲自说大概也是南达科他脑补出来的,毫无歉意的语气,“你今天已经刷了四小时又二十六分钟的论坛,该休息了,去吃饭。”
在南达科他再一次的尖叫“我还没看完这篇!”里她的浏览器自动关闭,桌面壁纸美系舰船大合影的右下角,气泡里的文字还在刷新:“你都在看些什么……哇哦,真有趣。”
“居然是有关于我的小说,对我这么感兴趣哦?”
这下南达科他终于砸碎了那个可怜的,被折磨了四五个小时的鼠标。
“华盛顿大混蛋——!”女孩的怒吼冲出窗户,美系宿舍楼下蹲在花园里围观一只GALO的驱逐舰们默契地互相看看,捂着嘴哼哼唧唧偷笑了起来。

出乎南达科他意料的是,华盛顿居然没有立马跑到她面前捏着这个丢人把柄大肆嘲笑她,在怎么都没法打开浏览器后她气鼓鼓地一个人跑去食堂,可直到她磨蹭着吃完,海平线上殷红的霞光褪去,到大堂里灯光亮起时华盛顿都没有像平常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她旁边的座椅上,然后南达科他就会开始抱怨对方阴魂不散,每次她们待在一块至少要吵上十分钟,然后要么演习场要么吵累的南达科他才懒得反抗华盛顿牵住她的手。
那家伙不在真是清净又美好……但是,稍微有点无聊,要不然她怎么会去看关于那种人怎么泡妞的东西。
深肤色的女孩抱着果汁走出食堂,一抬头就看见漫天星光,星河从天际的那一边横跨整片天穹,闪闪烁烁的光芒铺满海浪,最终落进女孩空蓝色的眸子里。
不管怎么看都,都不会看厌地非常壮观,星光明亮的夜晚对于舰船来说也更安心一点。南达科他一路晃悠回宿舍,而华盛顿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再次吓了她一跳(表面上才不会承认呢)。
白色长发棕色军装的高挑女子靠在宿舍大门边,在南达科他发现之前就已经落到她身上的目光明摆着是在等她。南达科他撇撇嘴,昂首挺胸从对方旁边走过去,她眼角余光瞟到华盛顿神情平淡地过来和她并肩走上楼梯,两个人谁都没有先说话,直到走到她们房间所在的那一层走廊。
一、二……南达科他默默地数,她们住隔壁,先到华盛顿的房间,她会自己停下来进去,还是……?
华盛顿突然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另一手给牙咬着甩落手套后摁在门口的指纹锁上,门刚开她就干脆利落地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南达科他拖进自己的房间里。门口合拢后南达科他已经被不算强硬但无法挣脱地按在门上,近距离看下华盛顿那张冰雪雕琢般的脸容几乎令人窒息,那是一种精致得富有压迫性的美丽,深沉的蓝青色瞳孔里带了点傲慢又暧昧的笑。
她吐气间带着薄荷与香草的清冷:“稍微花了点时间……你今天一共阅读了26篇又四分之一的关于我的同人小说,一篇一万字以上,三篇七千字以上,剩下的一半是三千到五千字一半是一两千一下的段子。其中只有11篇是我们两个,剩下都是,和其他人。”
华盛顿挑起一边眉毛,看着怀里因为她慢悠悠吐露的话语而呆滞、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从她们过于羞耻的姿势里挣扎的深肤色女孩,她低头贴着她小巧的耳垂轻轻吹气:“还有,三篇有成/人/向情节,你看那几篇时,平均花的时间是最久的。”
南达科他脸色爆红。
“要你管——!放、放我下来大混蛋!你跟谁搞在一块关我什么事、你他妈怎么还找上我……!”
啊,说错话了。看见对方脸上原本游刃有余的神情一下阴沉,南达科他心里警铃大作,但嘴上气急之下的话刹不住,直到华盛顿直接堵住她的嘴——她一手还钳着她两只乱扭的手腕,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颌就不耐烦地吻了上来。
在南达科他下意识想要惊呼时华盛顿灵活地撬开她的齿关,这家伙的吻技不知道为什么好得吓人,再怎么挣扎南达科他都逃不开和对方唇齿交缠,果汁的甜香混在搅动的水声里更令人羞愤。
即使是这种时候,华盛顿的眼眸里仍然是深不见底的平静,银白的长长睫毛半垂下她注视着怀里女孩因为羞耻和空气被掠夺的涨红脸色,忽然就松开这个湿嗒嗒的亲吻,分开时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舌尖拉出一道旖旎的银丝。
南达科他红着脸,抬手用力擦擦嘴边。而在她顺平气可以开口骂人前华盛顿又好像已经预料到一切,弯腰一把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完全没理会南达科他的大叫和拳打脚踢径直走回套间的卧室。
华盛顿的卧室兼作书房,最壮观的大概是整整一面墙的大部头书籍,家具以木质的原木棕色为主,挂着半透淡蓝色纱和白色里衬窗帘的窗下是一本书随意摊开着的书桌。电脑也摆在上面,南达科他眼尖地发现待机画面是她的照片,一次party上被某人趁机糊了一脸冰淇淋而暴跳如雷的女孩。正当南达科他刚想控诉这个偷拍狂魔就被不重不轻地扔在床上,华盛顿双手撑在她两边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凉凉勾起的嘴角笑意模糊不明。
“你干什么啦!要吃醋也该是我好吗!”搞了那么久事情,南达科他再没反应过来就真是笨蛋了,“一整个下午,都在看你泡妹子的人是我诶。怎么啦华盛顿,难道你……”
女孩一脸恍然大悟的促狭笑,还配上手上比划,“觉得你不如人家写的那么情圣,受挫了?不服了?对自己都醋意横飞?”
“……呵。”
“被说——中了吧!”
“也许有。”
南达科他没想到华盛顿居然这么爽快地承认了,蓝青色眸的女子低头把额头和她的贴在一起,鬓边发丝垂落到女孩脸颊上,两个人除了接吻和更深的发展以外极少会靠这么近,好像是要确保南达科他最近地看清她的眼睛。
“南达科他。”华盛顿很少这么正经地叫她的名字,包括她们那个再随意不过的告白时都没有,“有时候我真的会觉得,你并没有多在意我们之间的关系。”
“哈?”南达科他突然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她想要扭开脸却感觉不太好,只好放任这家伙奇怪的反常。她总是抱怨看不清华盛顿眼睛里的含义,但真正靠近的时候她又会下意识地害怕。
也许是藏了太多太深的爱,就如同深不见底的海渊。
反而是华盛顿闭上眼,语气还是平缓的。
“你可以毫无芥蒂地看我和别人谈恋爱、说爱,甚至是做/爱,当做笑话来看,可是我啊,我不行。我想过的,我不可能接受你和别的谁作为爱人站在一起,爱语也好亲密的爱抚也好,如果真的如那些文字一般发生在我面前……我大概、真的会疯狂的。”
“真好啊南达科他,真羡慕你那么轻松地就可以甩开我。呐,我大可以承认这件事上我还真是输给你……谁先付出爱,就已经从起跑线上彻底输掉了不是吗?”
南达科他倒吸一口凉气,用力抓住身上人的肩把她推开一截距离,华盛顿也重新睁开眼睛,冷酷的蓝青色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她几乎没见过对方这个神情,和平时对敌的傲慢又冰冷的笑也不太像,反而更像是一种带刺的自我保护。
愣了半晌后南达科他忽然低声说道:“难道你,现在该不会是……想哭吧。”
沉默。仅有夜风轻摇着窗边悬挂的陶制风铃发出铛铛的细响,稍有歪斜地彩漆着印第安族的祝福纹样,那是南达科他亲手做的,是她们某次互换的礼物。
空蓝色眼瞳的女孩再次深深吸一口气,就着现在的姿势猛摇华盛顿的肩膀:“大笨蛋——!华盛顿你果然才是白痴吧!哈!”
“我当然完全不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同人文里的华盛顿喜欢谁呀爱谁啊!我怎么可能会在乎嘛!因为我绝对地、绝对地清楚那不是我的你啊——!”
好机会,她趁机夹带一些对于之前的事报复性质的一记膝击踢在难得一见的,完全愣在原地的华盛顿的胸腹间。
“要是你我不相爱的人生,我绝对不承认,要怪就怪你自己居然喜欢我这么自私的家伙好了!”
然后南达科他拽着华盛顿胸口前的领花吻上那两瓣常常吐出刻薄言语此时却哑然的唇。
现在扯平了。她满意地想。
她们滚进柔软的被褥里时南达科他一边费力地扒掉华盛顿那件棕色马甲一边叫嚷:“别摸我腰混蛋!说‘对不起’前你绝对会被我扔下去的,就冲你居然敢怀疑我,我要在上面一次……!”
“好,对不起,想都别想。”华盛顿在她线条丰盈的腰肢上捏了一把,沿着往上摸的时候她咬着她的耳垂,好像是笑了起来,“笨蛋。”
南达科他本来想反驳回去的,但她的注意力不得不先集中在不要做出整个人缠着对方身上这种丢脸的动作。
在拽散开华盛顿总是整齐扎起的长发后她又想,算了,反正感情这回事绝对是她南达科他的大胜利,恋爱之后对于华盛顿大混蛋,她怎样肆无忌惮都好。

海域迎来了新的黎明。
迷迷糊糊间南达科他感觉到身边人轻手轻脚地起身下床,过了一会传来不大的水声。
她眯缝着眼睛,看见窗外的天光明朗无云,说起来她们昨晚搞了一晚都没有拉窗帘……呃,反正是四楼,对出去就是海。
全身上下软绵绵不想动弹,好在应该是睡前华盛顿那个洁癖换过床单,好像还把她顺便也清理过了,身上并没有粘乎乎的感觉。南达科他在被子里滚了滚,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里,鼻端都是那种薄荷与香草气息,香草是因为华盛顿总是喝香草咖啡,薄荷呢……
她的听觉敏锐地捕捉到脚步声,南达科他立马保持装死不动,要是华盛顿想趁她没起搞恶作剧就跳起来撞她下床,暗自这么决定着女孩闭紧眼睛。
她感觉身边被子一沉,然后一只手,没戴手套的微冷指尖轻轻抚在她脸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她的脸颊。
“醒了没?”
装睡。
“还没醒啊。”
装睡。
“笨蛋。”
装睡。
出乎她意料的是华盛顿轻笑出声,什么都没做,只是把之前南达科他乱滚糊在颊边的乱糟糟头发细致地理顺别回她耳后。她能感觉到华盛顿坐在她身边,俯身在女孩微颤的睫毛上落下清晨海风掠过般的轻吻。
“除外再没有其他的*……”轻声呢喃的尾音融进熹微晨光中。

end.

若是因缘巧合下我们不曾相爱,那我拒绝这样的人生。因为我就是如此自私又贪婪地爱着你,而你,果然和我一样卑劣。
那就相爱吧。

——————
*:引用自《孤寂深渊》,有改动,没说出的前半句是……(。
华盛顿书桌上放着的是这本没错←只是因为lo主五体投地式崇拜的太太很喜欢这本书,特地买回来后立马被折服了。但不算安利因为这本……太沉郁了吧。
——————
聊天GALO确实还不能玩弄(咳),但是我们总统自带黑客技术,黑个聊天器还是没有问题的。
顺带一提企业的GALO叫柠檬苏打,声望的叫女仆长,提尔比茨的叫宅居酱o_o,赤城的叫小肚腩,以此类推。
——————
来自为什么这对cp居然这么冷只能自割大腿和活动期间要备考学考+期末的怨气,姑且算活动祭品。
周末可能会发上微博试着求同好,太冷(抖抖抖)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