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

高三忙碌中orz头像是给面大佬的华南!

[APH/米英]万圣夜

狼人X吸血鬼

亚瑟刚踏出门,他最喜欢的那棵柏树上“簌哗哗”倒挂下一个黑影:“Trick or treat!”
下一刻不速之客的脑门上顶上的是黑洞洞的猎枪枪口,亚瑟举枪的动作标准得不像一位以黑巫术闻名非人界的血族:“你该知道我族最讨厌狼人,更不可能给你糖果。”
“今天是万圣夜,禁止非人互相杀戮。”那双狼耳愉快地动动,年轻狼人从树上翻身跳了下来,拨开那柄雕花精美的老式火枪强行把较他身材纤细不少的吸血鬼圈进怀里,“而且你一点都不讨厌我,亲爱的。”
亚瑟瞄了一眼他背后的狼尾,自从阿尔弗雷德发现他对狗狗式的卖萌没办法后居然也能用僵硬的大尾巴灵活摇动。他从鼻子里轻哼一声推开那个埋在他颈窝里毛茸茸的脑袋:“撒够娇就到该上街游行的时候了。”
“是啦是啦……你的南瓜灯呢?”
亚瑟抬了抬没握枪的手上那盏圆溜溜的灯笼:“芜菁灯。”
“老头子的喜好。”
“是传统,小鬼头。”
他们一边拌嘴一边并肩走到街上,无比自然地混进人类与非人类的洪流中。两百多岁的小鬼头狼人还摸出手机——iPhone 7,真他妈时髦——以身后各色装扮的人群为背景来了张自拍。
“真幼稚。”对此亚瑟只是冷笑一声,倒也没有介意阿尔弗雷德连他一起圈进取景框。
“只有今天能被拍下来,不留念怎么行呢。”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收回手机。
橙色大风衣的健壮狼人在人群中显眼至极,还有阿尔弗雷德自己那张年轻硬朗的脸和灿烂金发,很快就有他们的熟人从人群中凑过来:“boldog halloweent[匈牙利语:万圣节快乐]!……哇,果然今年也是和亚瑟在一块嘛。”
“Happy Halloween!伊莎姐!”
“Happy Halloween,伊莎……我真的有每次都和这家伙待在一块吗?”
“是的。”艳红皮衣的恶魔小姐坏笑着眨眨眼,“自从他把我们的公爵大人泡到手后。”
“听起来丢脸极了。”亚瑟自嘲一句,“我当然更喜欢和你这样的美人一起过万圣节。”
“不了不了,看你旁边这位的脸色我可知道我消受不起。”伊丽莎白朝他们飞吻一下,又丢过来一个小袋子,然后她轻巧地转身消失在人群里,“罗德里赫又不知道被那个白毛蠢鸟带到哪里去了,约克郡可不接受基尔伯特拿着的那台全德文GPS的路线查询,我还得去找那两个家伙乱转到了哪儿……待会老地方见!”
阿尔弗雷德抢在亚瑟之前接住那个小袋子,打开看见里面是两个太妃糖苹果。他摸出一个大咬一口:“甜,说真的比亚瑟你做的点心好吃不少。”
“你当然可以选择不要在我刚做完点心时从餐厅的窗子里翻进来,我会感谢撒旦的。”亚瑟一巴掌拍在他后脑上。
他们就在街上乱晃,听起来无聊极了,但是非人类很少有机会享受热闹,不被恐惧不被敌视。虽然有些老家伙憎恨人类或者是不愿与这些“愚蠢的食物”们挤来挤去,但是大多数非人还是乐意与人类共度和平的一晚。亚瑟从口袋里摸出糖果塞给牵着姐姐的手装扮成血腥女仆的女孩,小女孩仰起脸向他露出一个缺牙的大大笑脸:“Happy Halloween!”
她穿着同样系列装扮的姐姐也温婉微笑着:“祝您和您的男友享受一个快乐的万圣夜。”
“谢谢。”“谢谢!”
因为矜持的血族并没有回绝男友这个词,阿尔弗雷德明显地高兴极了,在和那对姐妹分开后他突然扳过亚瑟的脸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留下甜蜜的糖浆与果香。
“干什么,当街发情?”
“如果我当街发情的话现在就把你拖进巷子里办了。”狼人那双冰蓝色的眼瞳眯起,带着坏坏笑着的意味。他明知道自己最喜欢这样的表情,亚瑟在心底暗啐一句不争气的自己,又庆幸昏黄路灯和周边混乱摇晃人影中他的微红脸色没有那么明显。
“说起来,还没有放烟花啊。”阿尔弗雷德的思维跳转得非常快,他开始抬头左顾右盼时亚瑟差点想踢他一脚,“也没有篝火,城市里真不方便。”
“也许有,只是我们不知道今天人类在哪里点篝火。”
“我想看烟花,亚瑟。”
“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啊。”吸血鬼一下警惕起来加快脚步。
“我——想——看——”
“闭嘴笨蛋。”
他们在人群里的十多分钟快步“追逃”,以阿尔弗雷德从背后伸手一把搂住亚瑟的腰为止。
“拜托啦亚瑟……我想看烟花想看烟花……”
附加蹭来蹭去的撒娇,还有抬头时露出的星星眼,必杀技。阿尔弗雷德用这招泡到了和亚瑟的第一次牵手,拥抱,亲吻,做/爱,以及之后各种各样的情/趣play,用在这个时候也一样管用。
血族贵族的尊严都喂狗了。亚瑟咬牙切齿地腹诽被这个表面扮纯的腹黑狼崽子兴高采烈地牵着手溜进某间教堂的尖顶上,进入这种满是十字架和神圣气息的地方带来的头疼在看见阿尔弗雷德朝圣烛光照中辉煌的彩绘玻璃上那些大天使们做鬼脸时莫名舒缓了一些。两个存在即渎神的非人堂而皇之地坐在神圣教堂之上,即使明知亚瑟身为血族公爵就算被钉在千年级别的十字架上都不会影响多少他的战斗力,阿尔弗雷德仍然体贴地环着他的腰防止他真的一个晕眩掉下去……倒不如说是顺势揩油。
“来吧亚瑟。”
如果被知道他的黑巫术居然被用于和恋人看烟火,那些在千年黑暗战争中死在诅咒的黑焰里连灵魂都被烧成灰烬的教士估计会一起翻出成千上万个白眼,理同更东方的极北那位暴风雪君主用魔法帮那个僵尸老妖保鲜食物。
亚瑟合上双手,然后缓缓摊开。
闪着各色流光溢彩的光星从他的掌心中飘舞而出,如同彩色的萤火虫飞散在遥远的夜空里。亚瑟靠回旁边对于血族的低温而言暖得发烫的怀抱里,被更加用力牢靠地搂紧。
“三,二,一……”
黑暗的,万圣节的夜空上绽开无数明亮绚烂的焰火,光辉点亮街道上每一张人类或者非人类惊讶而笑容灿烂的脸。
“太好看了!”
阿尔弗雷德低头抓住亚瑟一阵猛亲,蠢毙了蠢毙了,但是亚瑟还是不得不承认那样明亮的笑脸帅得不行,能够让血族永远苍白的脸涨红。
其实虽然说着烟花好看得不行,但因为是亚瑟为他点燃的所以才是最好看的。阿尔弗雷德抱着这样甜蜜的骄傲,在漫天璀璨的烟火中拥着他深爱的恋人来了一个长而缠绵的吻。
“这比糖果甜吗,亲爱的?否认就亲到你承认为止……老实承认也会给你更多哦。”

万圣夜的后半夜相对没那么热闹,但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走进那间只有非人类才能看见的酒吧里时仍然迎来一片喧哗的吹口哨声。
“哟哟高调秀!”
“真是罗曼蒂克啊。”
“火刑哦火刑哦。”
“说要火刑的出来,老子焚城的时候你还在你爹那玩意里面呢。”血族公爵咧嘴充满危险性地笑了起来。
“喂喂,别把我好不容易把你上次喝多后砸掉半个才刚修好的酒吧又给烧了。”柜台后的弗朗西斯叫起来,在他们坐在吧台边上时推过来两个倒满的杯子,“阿尔弗雷德也不管管你的小情人。”
“因为亚瑟这个样子也很可爱。”蓝眼睛狼人在恋人脸颊上啪叽一吻,“下一个万圣节也可以看到,真是太好了。”
“……哈,如果你没问题的话我也不介意。”
“是啊,毕竟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万圣节可以一起过。”
啧啧啧,弗朗西斯转身装作没看见,顺便无视了背后亚瑟为了转移话题大声吼叫为什么他的杯子里是石榴汁。

END
——————
短打傻白甜,其实明天才是万圣节但是期中考试(。回来再讨论lof这dog fxck的排版

评论 ( 1 )
热度 ( 61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