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

高三忙碌中orz头像是给面大佬的华南!

[舰R]儿童节的猫咪与游乐(下)

(fish力全开——内含猫茶组的爱情向)

港口堤岸下一层层海浪拍击碎开白色泡沫,扑在脸上时有清凉苦咸的湿润感,却舒适极了。
胡德坐在港口一条石椅上,有些紧张地把手伸进裙子口袋里确认里面毛绒绒的小玩意还在。
远处天际外钻进几道身影,飞速靠近——胡德警醒地抬起头,为首那个熟悉至极的舰影映入她的眼睛。每次这个时候她都会不易察觉地轻舒一口气,然后金发少女踮起脚朝她们挥挥手。
但在俾斯麦跳上堤岸时胡德疑惑地打量了她几眼——没办法,白发少女平素严肃的脸上这时满是古怪,怀里抱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粉色金属块。这样的金属块就是她们的[身体]这样的,未装载[soul]前都是一个毫无生机的方块。
但是怎么是粉色涂装……?大概是节日任务奖励吗,可是看着有有点眼熟……
“胡德?你知道长官在哪里么?”用眼神示意她现在没办法给恋人以拥抱,俾斯麦曲起指节轻敲那个金属外壳。
“刚才他被那群小孩子们强行拖走了,只是他说要有人在这里我才过来……这是谁的[身体]?没见过的涂装,应该有装载[soul]的吧。”
极为突然地“啪咔”一声,那个方块展开成平日里的武装,这时胡德赫然看见那个粉色头发的小家伙挂在俾斯麦的臂弯上,安安静静的钢蓝色眼睛望着她。
“……诶?!提、提尔比茨?”
完完全全一个,小可爱版的提尔比茨!
“你好……”
小只的提尔比茨缩缩脑袋,声音也小小软软的,比起正常形态的提尔比茨那种薄荷棉花糖似的淡淡的疏远,小家伙的声音像是薄荷棉花糖又加入了香甜的草莓浆,甜蜜黏软。
不过下一刻她飞快地抬起原本挂在俾斯麦手臂上的右手,那把始终被握着的[玩具枪?]对准胡德还没反应过来的脸。
“砰!”
大大的白色猫脑袋泡泡一下炸开在她脸前。
“唔啊!这什么?!”
胡德狼狈地抬手摸脸,但那个奇怪的泡泡在撞上她的脸时已经一瞬间化成彩色的光四散飞开,她的脸上倒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俾斯麦叹了口气,单臂抱着小提尔比茨,腾出一只手揉揉她的发顶,然后伸过来安抚性地拉开胡德挡在脸前的手:“没事啦,她只是这样确认你对她没有恶意,这孩子还是怕生。”
胡德这才睁开眼睛放下手,俾斯麦怀里的小团子已经把脸埋在她的黑色长手套的布料上,耳朵尖略微发红。
她无奈地扶扶眼镜,稍微弯曲膝盖蹲到和小提尔比茨差不多高度,然后在裙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玩意儿点点小家伙的额头:“正好准备了这个,来,节日礼物哦。”
小提尔比茨摩蹭几下露出眼睛,在看见金发少女手指上的毛绒小猫咪时一下闪闪发亮起来,脸上倒还是没什么表情。
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小心翼翼呢,胡德笑笑,牵起她没有握着奇怪玩具枪的那边手放进朝上的掌心里。在她放开手后,小提尔比茨维持着有些僵硬的手掌摊开,好像怕会把那个精巧的小猫咪捏坏。
“谢谢、姐姐。”
俾斯麦把她放回地面,小提尔比茨把玩具枪放在她自己的舰装上,然后相当郑重地双手捧着只有一节指节大的小猫咪放进舰装中一个透明的小匣子里。
“你身上真是什么都有呢,”俾斯麦也弯腰细细看了那个小玩意,“黑毛小猫,是奥斯卡吗?”
“本来是闲着无聊做来保持手指灵活性的而已哦。做完生姜和鱼饼的之后还剩出多的料子,顺便就做了一个……”
“给我一个,生姜或者鱼饼。”
“哈?用这种命令式的语气是求人的态度吗?”
俾斯麦思考了一会,但她和英式淑女迥异的思维方式得出了在胡德看来气人至极的解决方式,“如果能把你公主抱起来,可以给我一个么?”
“混、混蛋啊啊!”胡德气急败坏地拦住俾斯麦似乎真的打算尝试的动作,“谁告诉你要这么做的?”
“上次欧根告诉我的,她也是从日本船那边听到……”白发少女头上那类似猫耳般翘起的两绺头发在海风中动了动,红晶石般的双眸直直看着她,“所以,是这样?”
“才不是,你要是敢这么做,今晚别想进宿舍。”胡德撇撇嘴,但在对方过于认真的澄澈的眼神里还是不得不败下阵来。她摸摸裙子的口袋里面,满脸“很不甘愿但是既然你这么诚恳也勉为其难赏你”的样子,放了一个像极鱼饼的毛绒小猫在俾斯麦掌心里。
看看那个柔软得和平日里钢铁武器截然不同的小玩意,俾斯麦的眼神不经意间一软,之前站在那片过于熟悉的海域,脚底缠绕而上的冰冷不适也在眼前少女嗔怪意味的眸子中蒸发。
小提尔比茨歪歪脑袋,看见年长的姐姐走了上去,她被她们巨大的舰装挡住了视线,只能看着两人脸对着脸,不知道在做什么。

稍小只的提尔比茨和稍大只的提尔比茨蹲在地上,相互对视。
一模一样地没什么表情,一言不发。
两个脑袋越靠越近,最后她们终于开始声音细细碎碎地交谈起来。看到气氛渐渐友好起来,站在一边的俾斯麦和胡德终于松了口气。
忽然少女样子的提尔比茨抬起头来,磕磕巴巴地说道——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神情倒是和小女孩样子的提尔比茨如出一辙的认真:“那个……胡德,唔,胡德姐姐……”
“诶诶?”胡德还真是惊了一下。以提尔比茨素来淡漠的性子,她能在说话时直视对方都有些困难,不是傲慢,只是这孩子确实相当不善于表达自己羞怯温软的内心。而更不用说用这种稍显亲昵的语气,可见是真的下尽全力。
“我,也想要一只奥斯卡……的毛绒猫咪。”
小提尔比茨也仰起脸来,同时面对两双只有颜色不同的软绵绵神情的眼睛,胡德感觉自己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块……几乎要化开了。
可可可可爱!对于一切可爱事物完全没有抵抗力的英国小姐快要在那样的眼神里融化掉,她只能飞快地点头:“好!你们要多少猫咪姐姐都给你们做!别的样式别的小毛绒都可以!”
俾斯麦看着一大一小的提尔比茨都难得地流露出“好高兴”的样子,提尔比茨把小提尔比茨抱起来,眼睛亮亮的小家伙努力比划告诉胡德她们还想要什么样的小毛绒们。
她总是别扭的金发少女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个梨涡,甜美极了。俾斯麦自然地垂下手,她的左手正好搭在舰装一个不起眼的小抽屉前。
虽然从经历了那场浩劫战争的她们的年龄上不太适合,但在今天这个孩子的节日里,每个人还是都收到了不错的礼物。
节日其实不一定有关含义,只要她们相爱就足够了。

END

——————
胡德小姐收到的礼物,就是小提尔比茨没看见的那个时候交出的。因为俾斯麦的军人作风不会在舰装上放什么非军用物品,但是回礼还是要有(・ω< )★。
——————
“其实不仅你的妹妹们,按年龄你也该叫我一声姐姐的,对吧……唔,唔嗯……”
得意洋洋的金发淑女没能说出接下来的话,直到她被放开,白发红眸的少女脸不红心不跳地看着瘫软在自己怀里大口喘气的恋人。
“嗯,如果你真的那么希望,某些晚上我会试试。”
————————————

我爱摸鱼(耶)相当潦草见谅_(-ω-`_)⌒)_以及好想看大小北宅蹲在一起都鼓着包子脸的小样子——!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