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

高三忙碌中orz头像是给面大佬的华南!

[APH/双英]For you rose致你蔷薇

(Arthur&Rosa)

每日早晨作为淑女的精心梳洗后,Rosa走出了她的房间,却差点一头撞上站在门口的Arthur。

“早安,Rose。”

“早安,Arthur。”习惯性牵起睡裙裙角行礼,Rosa又抬头盯着对方森绿色的眼睛,“你今天的工作呢?”

“昨天就提前完成了。”

Arthur自然地拉着Rosa的手朝餐厅走去,“今天陪我一起出门转转,2015年的最后一天,就不想一直忙着工作工作了。”

月光金长发的少女跟在他身后,扫了一眼走廊米黄色的墙纸上钉着的日历,薄薄的一张空落落地摇晃,日期上布满了整齐的红圈,只剩下最后一格空白。

她扯扯Arthur的衣袖示意他等一下,然后拿起一边的红笔画下了这本日历应有的最后一个圆圈。

31.12.2015.


早餐还是一如既往,吃完后Rosa走回房间换了出门的衣服,蓝白格子的冬裙,还有厚实的羽绒外套。

她刚走出房门,Arthur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的穿着,努力地让自己的皱眉动作不那么明显(当然因为他的眉毛这件事有点困难):“会不会穿得太薄?”

“不,说实在的Arthur你自己也穿得不多。”Rosa走到门廊里套上她的长靴。

Arthur看看自己身上的浅褐色双排扣长风衣:“我想我已经穿很多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们走吧。”

“好吧,我亲爱的Rose。”Arthur扶额,转身从身旁的衣帽架上拿下一条手织围巾,红白色的格子整整齐齐,Rosa还记得这是去年冬天Arthur为他们两人一人织了一条,但他自己总是以和他平日穿着风格不搭的原因很少围,而Rosa又不大愿意出门。

“我想你至少该围上一条围巾。”Arthur如是说着,仔细地把那条松软温暖的围巾围在Rosa的颈间。他微笑着揉揉少女的发顶。

“那么,今天想去什么地方,my rose princess?”


今天虽然是星期四,街上的人依然很多。Arthur牵着Rosa的手,两人不紧不慢地在砖石道路上行走,他们有着足足一天的时间在这座有着漫长历史而他们对此熟悉之至的城市中漫游。

“London的建立,是在公元1世纪,这可比England的历史长久得多。”Arthur,或是说,England忽然这么说道。

Rosa侧过头看着身边脸容年轻英挺的国/家意识,Arthur比她高差不多一个头,她必须微微扬起脸才能看清他脸上淡然的神情:“而它已经陪着你过了这么多年。”

“是的,”Arthur轻声喟叹,“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么……”

就像是发生在不远的昨天,在狂轰滥炸炮火下溅起的砖砾,无声无息滑过街道的浓黄烟霾,被滔天烈焰烧红的天,缠绕着致死瘟疫和尸体腐烂气息的空气。

历史的曾经与现在,都如此真实地映在两双如出一辙的森林绿色的眼瞳中。


两个人熟门熟路地走进Twinings的专卖店里,Arthur从货架上拿下一盒大吉岭(Darjeeling Tea)时Rosa在另一边找到了仕女伯爵(Lady Grey)[1],结账时两个铁罐叠放着装在塑料袋里,Arthur爽快地摸出信用卡。


抱着两罐茶走出店门后他们搭着地铁去了杜莎夫人蜡像馆,混在一群游客中间Arthur难得恶作剧地对着希/特/勒的蜡像做鬼脸,在他反应过来前Rosa笑眯眯地按下手机屏幕上的拍照键,并在满脸羞耻的对方的抢夺下顺利地把手机塞回裙子口袋。


不远处的贝克街,他们在221-B里转来转去时Arthur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顶鹿皮帽扣在Rosa的脑袋上,少女拿下来看了一会后手脚飞快地抬手把它盖回Arthur的头顶,险些拍在他脸上。当然Arthur觉得她本来就想朝他的脸拍,谁知道呢。


广场上依然是阴云布满天空,但并没有下雨的打算。Rosa站在高大的石质雕像下,梳成双马尾的月金色长发随着萧瑟的风飘扬,有一只浅灰鸽子落在Arthur抬起的掌心里,回头用小巧的喙轻轻磨蹭Rosa伸过来的手指,绒羽温暖。


红色的双层巴士灵活穿行在大街小巷里,电话亭、路灯架、典雅的旧式公寓、闪光的橱窗从窗外滑过,Rosa侧头挨着Arthur的肩膀坐在最前一排,晃着冬裙下两条纤细漂亮的小腿轻轻地哼唱着不知名的民谣。

她的手里捧着在路边小店里买的奶茶,真真实实用茶叶和牛奶泡出的,在空气中漫着清淡而甜的香气。

车窗外的街道突然亮起灯光,两个人看着道路两旁的路灯从他们身后依次亮起,像是光沿着路面一路向着前方看不见的道路尽头点亮了London在2015年的最后一个夜晚。

“好美……”

路灯光映在Rosa的眼里,像是群星落在静谧的森林。

“是啊,好美。”

Arthur笑了笑,习惯性地揉揉身边少女的微凉柔软发丝,“今天玩得开心么,Rose?”

“看来2015年成功地留给我的最后印象还不错。”Rosa突然微微脸红起来,“当然,不是因为你陪着我所以才开心的哦,我自己出来玩也是一样的!”

“是——”

对于Arthur拖长了声音的戏谑回答,Rosa不满地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好像那边那家餐馆很不错的样子,去吃晚饭吧。”

“不回家吃吗?”

“吃完就正好在塔桥上等新年的烟花吧。”Rosa指指窗外的重要交通建筑兼名景点,桥梁下River Thames静谧地流淌。

“而且回家吃的话,诚实地说,这个‘最后一天’的日子里可没有人想修理厨房废墟。”

看着Arthur悻悻然的表情,Rosa忍不住笑了出声,“好啦,下车。”

这次是她牵着他的手,一前一后走下巴士。


Rosa挑的是一家主营意/大/利菜的餐厅,满足地吃完后,他们又在那家座无虚席的餐厅里多呆了一会才走了出来。

“好多人呢,看来这家餐厅还挺受欢迎的。”Rosa歪着头,看了一眼Arthur,对方却没有回话,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欢乐的人流,眼里是说不明道不清的复杂意味。

“怎么了Arthur?”

“不,没什么。”Arthur反应过来,朝她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

他们走在河岸的夜风中,人行道一边是世界的车水马龙,另一边是生铁雕花的栏杆,下方是不知缓缓流淌了多久的阴暗河水。

它就在这里,看着多少震撼或平淡的事件发生,看着多少盛名显赫或是籍籍无名的人来了又离去。

那就是England的时间之河。

而Arthur站在这条时间之河冰冷刺骨永不止歇的滔滔河水中央如沉默的礁石。

被自己的联想吓到的Rosa忽然意识到,她接收到了Arthur的一部分思想——这是他们之间特殊的,“羁绊”一样的存在。

“Arthur……”

“放心吧。”Arthur拍拍Rosa拉住自己袖口的手,“我啊,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罢了。”

他停在原地,转向River Thames灯火通明的对岸张开双臂,“不记得是多久之前啦,也不记得是谁,好像有很多人……他们就站在这里,对着我说‘希望你可以幸福啊,England,就像一个最幸福的平凡人’。”

“可是我还能记清的他们中,又有多少人死在战乱、阴谋、绝望里的呢?很多人直到死去,都在疯狂地诅咒敌人,或是向主祈祷……”

他的尾音消散在风中。


Arthur转过身来时已经是淡然的微笑表情,“我们继续散步吧?”

Rosa没有说话,两个人各怀着自己的心思沉默地行走着。在路过一家还亮着灯的小店铺时,森绿眼睛的青年突然向她打了个手势示意Rosa在原地稍等一下,钻进了那家不起眼的小花店里。

花店?Rosa茫然地在店外站了一会,Arthur就再次走了出来。他走到她的面前微微低头直视她的清澈的森绿色眼睛,从背后变魔术般拿出了一小束盛放的蔷薇。

“预祝新的一年里的和平与你的笑容,Rose。”

Arthur把那一小束花递给Rosa,满意地笑笑:“果然还是蔷薇最适合你啊。”

“唔…..”在下意识接过花束后,Rosa傻傻地站了一会,然后捂着烧红的脸慢慢地蹲了下来。

Arthur也蹲在她旁边,只能听见模模糊糊的“笨蛋”“白痴”“最讨厌了”之类的话,他不禁笑了起来。

“不要笑啊笨蛋Arthur!”


时钟指针咔嗒咔嗒前进,2015年迎来了最后三分钟。

Rosa抱着她的蔷薇站在塔桥上,Arthur在她身边遥望着远方River Thames与夜幕交界的天际。

“Arthur……”

“嗯?”月金色短发的青年转向她,看到了少女认真而执拗的神色。

“现在,你幸福么?”

啊啊,好问题。

2015是麻烦辈出的一年,EU、难民、中/东的战火、恐/怖/袭/击、经济不景气、分裂危机、政/坛丑闻……

忙着处理问题,收拾烂摊子,England在焦头烂额着无止境的事务。

他幸福么?

也许只有在拿起手边无论何时都是温热的茶水,书房的门缝外总漏进暖黄色的光时,Arthur才有时间思考这样的问题。

Rosa猝不防及地被拉进一个不算宽厚结实的环抱里,Arthur抱着她,将脸埋在她围在颈上的围巾里,柔软的发丝蹭在她脸上。只是愣了一下,Rosa也抬起双手紧紧搂住身前的青年。

他们在热闹繁华的都市中,在人来人往车辆呼啸着开过的塔桥上相拥。

Arthur在她的耳边轻声回答着那个问题。

“你在。”

只要你在,只要你还在。

眼角泛开了红,视野中漫上蒙蒙水雾,Rosa更努力地回抱着他,像是要将自己融进那温暖的怀抱里。她握紧手中的小束蔷薇——

零点的钟声敲响在England幽暗寥远的夜幕之下,于是烟花刹那间绽开的绚烂光辉点亮了新的一年的门户。

Arthur放开了拥抱,紧接着的是一个在额头上轻柔如蔷薇花瓣一样落下的亲吻。Rosa合上眼睛,应许那刻在她血液、骨骼、灵魂上的诺言:

“我会在你的身边,无论荣光还是屈辱,无论和平还是战火,England的双脚所站立的土地上,白蕊的红蔷薇永远为你盛放。”

“直到永恒时光的尽头,Arthur。”

“直至永恒时光的尽头,my rose。”

她睁开眼睛,映入森林般清澈绿色的眸子中的是她的国,她的Arthur那温暖的笑容,连带着他背后灯光璀璨的塔桥,和焰火肆意洒下在夜空上的明亮火痕。

“那么,Happy new year ,Rosa.”

祝2016的我,只要侧过脸,就是你的笑容,手中牵着的,是你的手,哪怕时光给予我再多困难,我的身边永远都有着我致予你的蔷薇花香。

                                        [End]

[1]:川宁的大吉岭红茶和仕女伯爵,是可以一起泡的官配一般的存在,会有非常淡雅的果香。

--------------------------------------------------------------

写法还不太满意但时间上来不及修改就被搭档er拿去印新年无料了(耸肩)当时还有一个常识细节记错所以莫名加入了诡异的CP……放出的已修改。

这篇其实不太适合当做CP向来看待,站在亚瑟身边的罗莎,应该算是经历了无数战乱阴谋后的亚瑟心中对[温暖]这样的概念的体现,他们间有友情亲情爱情,她给予他爱、陪伴和温暖,而他所做的努力都是为了更好守护他的蔷薇花。至于罗莎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望天)顺带一提,亚瑟大多数时候对罗莎的称呼不是我打错了,这个是私设来着。

无料还被熊孩子拿走了几本,学校的跨年庆典真是可怕。总之,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 ( 17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