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

高三忙碌中orz头像是给面大佬的华南!

[APH/fate]我还是没有想标题反正也没必要


结果又来了(摸鱼停不下来),说明一下是fate设定的aph【:εω本节无爱情向cp










第一节 (saber)


马修·威廉姆斯站在玄关,看着自己的兄弟系好鞋带,背上鼓囊囊的旅行包,忍不住又重复一遍不知说过几次的话:“路上注意安全,阿尔,到达[时钟塔]后千万别忘记给我来条消息……”

“你真像对面家的大妈一样唠叨啦马蒂,可我又不是和小约翰一样的八岁好吗。”阿尔弗雷德调整完背包带子的长度,伸手拍拍马修的肩膀,“你才是该小心点,注意安全,老兄。”

手心里又冒出冷汗来,从一星期前那个红色印记出现在右手手背后,马修不得不一直攥住一张纸巾。他点头,轻声回答:“当然。”

他蓝眼睛的兄弟紧盯住他,因此马修还要努力在脸上做出自如的表情,虽然他明知这从来瞒不过阿尔弗雷德。明明除了没有魔术回路甚至不能继承家族姓氏以外,无论哪里都比自己优秀的对方,心志上大概比起自己才更合适参加这一“仪式”——圣杯战争吧。

“加油吧兄弟。”最后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灿烂笑脸,对他竖起拇指,“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无论胜负,一定要活下来。]

有着柔软紫色眼眸的青年也微笑起来,伸出的手掌在空中用力相击。

道别的话早就说完了,马修扶着二楼的窗台,看着[魔术协会]派来暂时保护阿尔弗雷德的人员和他的兄弟坐上被多重魔咒强化过的黑色汽车离开。他举起右手,看着手背上鲜红的[令咒]微不可闻地叹气。

威廉姆斯家也并非魔术师家族中的大家,摊上这份无与伦比的光荣在外人眼中无疑是令人眼红无比,可马修觉得自己就是捧着个烫手山芋,丢也丢不了。

万能的许愿机?魔术学府·时钟塔的优等生无奈地想,他从前的人生里并没有十分地渴求过什么,学习魔法也无非是家族的传承,和自己的爱好。他是优秀的魔术使用者,也了解关于魔术的很多知识,但说到想要实现什么愿望,毫无头绪。

“如果真的能赢下来再考虑吧。”马修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先是……今晚的召唤仪式。”

自遥远的,充满神秘的[神代]而来的伟大灵魂的降临。

成为现世之人的刀刃,为夺取圣杯而在死后甘愿不停战斗的[从者]。

他会遇到怎样的人呢?即使是少年老成的马修·威廉姆斯也不免期待着,虽然他一想到在召唤后必定随之而来的战斗就苦下脸来。

——

材料为血、白银和宝石粉末等,召唤阵是提前就画好了的。

马修紧张地看着手表,又看了看墙壁上的座钟,他没有开灯,借助屋外的灯光才勉强看清指针平滑地移动着,一点点靠近钟面上的“12”。

是时候了。

青年的额角和手心都已经覆满汗液,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颤抖,这个状态从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开始,算上一个多星期的心理压力,乃至十几年背负的身为家族继承者的重任……但是在这一时刻真正来临时,一直被悬挂与空中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的惴惴不安反而消解了些许。

马修深呼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定下心来。他干脆紧紧闭上眼睛,用可以称作自暴自弃的气势伸出右手。当他张口吐出第一个魔术字符,他手背上的令咒和地上的繁复召唤阵同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即使紧紧闭着双眼,隔过眼皮也能感知到极其灿烂的银色光华,强大到令人恐惧的魔力波动盘旋在不过数尺之宽的召唤阵上方,引导,构形。

这就是……圣杯的魔力吗?

[宣告]

[汝之身在吾之下,吾之命运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说不清是对未知的一切的恐惧,亦或是激动了,马修甚至能听出自己的声音高亢得变调近乎嘶吼,他只能以最后的意志拼命控制自己的魔力流动和声带发声。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而来吧、天秤之守护者——]

那恢宏的魔法术式,在马修的感知里,就是“爆炸”开来。但就在那个震颤他全部魔力回路的瞬间,他也发现一道温和的魔力,悄悄地连上他带着令咒的手。

他的从者……

马修僵硬的手还举在半空中,他战战兢兢地睁开双眼。仍然是熟悉的一片昏暗的室内,除了被窗外进入的暗淡光线照亮的某个身影。

对方丝毫不像他那有样张皇失措,而是完全相反地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身着华丽蓝色猎装的金发男子伸出手轻轻拢住年轻魔术师颤抖的指尖,然后,俯身在那鲜红印记上落下一吻。
他另一只手放在胸口前,是一个表示效忠的礼节。

“初次见面,我可爱的御主。”直起身的从者嘴角含着堪称醉人的优雅微笑。他仍然握着还处于震惊中的马修的手,长长睫毛颤动下露出深沉如狄俄尼索斯之杯的鸢尾紫色眼眸,在昏暗中英俊到过分的脸部轮廓被模糊出不实的美感。

他的身侧挂着以华丽纹路与贵重宝石装饰着,完全就如艺术品一般的剑鞘。把手纤细得不像杀戮时所握。

“从者[剑兵],向您献上我无上的忠诚。以我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骑士团]三柱之一,[伯尼恩特]储君,以及不怎么想提及的[血之见证者]之名,我会尽我所能为您带来胜利,我的主人。”








——
可以透露的设定:与原作不同的是,本篇中的英灵们并非来自“人类的历史”,而是“神代的历史”,即魔术师们所相信的在目前已知的历史之前因某种原因而被抹消的“魔术时代”。在那个遥远而辉煌的时代,世界的魔力是现今的十倍乃至百倍,“幻想种”随处可见,魔术师能够轻易使用出如今魔术师所无法想象的强大魔术,是真正的“魔术主宰的世界”,而非魔术师们需要努力隐藏在普通人群之中的现在。
对于神代的探索是每一名魔术师都无法拒绝的诱惑,除去对如今世界各地的所谓“神话”的解密,他们还可以通过自那个神秘时代流传下来的魔力回路追溯祖先的记忆来进行探索。






(然而并无啥用,大概也没有后续)(好困)

评论 ( 3 )
热度 ( 3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