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

高三忙碌中orz头像是给面大佬的华南!

[APH/米英]You are in love

普通人设,硬要说具体就是高级社员米×教授英(地点其实是旧金山,然并无)
日常排版迷醉




还有二十分钟下课的时候,有个家伙从教室后面声响很大地溜进来坐在后排的一个座位上,还熟悉地和旁边的人打招呼。很多人回头看看,又带着满脸笑容转回向他们的教授。

亚瑟看见这个冒冒失失的家伙了,但他仍然只是不动声色地讲课,连目光停顿都吝于给予。课件放到最后一页的下节课测验通知时,学生们的哀号和下课铃声同时响起,亚瑟平淡的目光才终于对上那道始终炽热地盯着他的视线。

就是有想要前来提问的学生也被好事的女孩们拉走了,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离开。教授不紧不慢地收拾讲义,直到金发男人走到他面前,隔着讲台拿走他刚好收拾好的颇有点份量的黑色公文包。

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灿烂笑脸:“回去吧?”

亚瑟稍微扬了扬下颌示意,他们肩并肩走出教室。阿尔弗雷德穿着式样简单图案花哨的T恤和黑色长裤,运动鞋,再加上小麦色的皮肤和一张阳光又帅气的脸,看起来就像个被教授抓去写检讨的倒霉学生,混进学生群里毫无破绽。

亚瑟一直对阿尔弗雷德几乎不穿正装上班这件事颇有微词,但对方理直气壮地以自己作为一个做策划的穿正装会影响灵感云云把各种花里胡哨的休闲服运动服塞进衣柜里,和亚瑟清一色的西装衬衣外套长裤各占半壁江山,泾渭分明。于是时间长了亚瑟也就懒得抱怨这点。

走到校园里的道路上时某个人终于静不住了,抬手试图去牵另一人自然垂下的手掌,意料之中地被躲开。一追一逃的幼稚把戏来回几次,两个人都故意地没有低头看或是看对方。

阿尔弗雷德终于把那只微凉的手抓进掌心,立即像是怕亚瑟抽回手似的用力攥紧,同时又略带得意略带讨好地转头看向亚瑟神情仍然波澜不惊的侧脸。

“你还在生气啊?”

“我生什么气?”

“你肯定生气了,早上你都没有叫我起床,没有早安吻没有早餐,甚至自己跑来上课。我找了你好久,手机还关机……要不是我向瑞诺小姐打电话问清楚你好端端地在学校,我都要急疯了。”

年轻人的语气里故作委屈,亚瑟差点就想道歉了,但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所以?”

“我昨晚真的在忙着审核新项目的策划,亲爱的,我得为我忽略了你的爱心点心道歉。”阿尔弗雷德拉着他的手停在路边,强行把闹别扭的爱人掰向自己的方向,语气万分真诚,“不过我还是想问,那盘是什么……和之前那个司康饼糊味要重一点,形状也要厉害很多……唔咳!”

他的腹部被用力揍了一拳。

“混蛋阿尔弗雷德,”亚瑟面无表情地收回拳头,做了多年文雅的绅士形象,但他揍人的力道可不会比年轻时赫赫有名的不良欠多少,“和你该死的美国苹果派一起见鬼去吧。”

“呃,我上周是提到过想吃苹果派。虽然我真的没看出来它们是,你知道的,那些黑块,但、但是!”阿尔弗雷德及时制止亚瑟跃跃欲试的下一拳,“我今天早上把它们当早餐吃完了,谢谢你的派,当然我更希望有你刚烤焦的热乎乎的吐司和蛋。”

蓝眼睛里是装作的慌乱和真挚的欣喜以及爱意交织,在夏季的夕阳光线下闪闪发亮。

“……再抱怨我的厨艺就你自己做饭去吧。”亚瑟抱起双臂,竭力让自己不与这样一双眼睛对视,他的原则总会在阿尔弗雷德的眼里被溶解得一点不剩。

“谁做饭先不说,那你原谅我了吗,亚瑟?如果OK的话就抬起头来。”

英国人的绿眼睛里犹豫多打两个圈又游走了,他依言抬头,下一刻就被拉进那个熟悉的怀抱里。有力的手臂环着他的肩膀和腰扣紧,阿尔弗雷德的拥抱总是紧密得让他感觉就要陷入周身的温暖中。

温热的吐息拂在耳边,笑音细微的震动不稳让接受者的心也有些甜蜜的小震颤。

“那你就是不生气了,亲爱的。我们回家吧。”

亚瑟把这个在夏季里温度过高的大块头推开一点,余光瞟见四周无人,他突然伸手按住洋洋得意的对方的后脑,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轻吻一下。

“欠你的早安吻。”

他们的生活平静如水,偶然的波澜很快就会平息,然后一切如常。日复一日地,连上班时间都视心情而定的散漫的琼斯先生,下班时间是雷打不动的五点,五点半踩着母校的下课铃站在柯克兰教授上课的教室门口(如果路况不错或是特殊日子会提早)。他们一起走到停车场,在下班高峰的车流中交流一天里的趣事。每周固定在周三和周日到超市采购好生活必需品,食材全堆在冰箱里,处理厨房问题的工具箱在橱柜里。书房一张宽大桌面一分为二,贴着英国国旗的电脑那侧书和纸笔放得整整齐齐,贴着美国国旗的电脑那侧参考资料扔得乱七八糟,晚饭和散步后两人面对面坐在书桌边工作/备课,或者是没什么事情需要处理的一方打游戏/看书陪着另一方。饮品是咖啡、果汁和茶、牛奶,碳酸饮料被禁止,因此阿尔弗雷德只能偷偷喝或是特殊节日里被允许来一瓶,以及酒类是绝对禁止的。

如果难得地两个人都得闲,他们会一起做些有趣的消遣,比如挤在沙发上用小型投影仪看上几场电影。阿尔弗雷德还特意买了一台爆米花机,当他端着满满一纸盒爆米花坐回沙发,亚瑟先分了他一半毛毯,才用遥控点了开始播放。

两个大男人不可能看唧唧歪歪的言情电影,恐怖片也在阿尔弗雷德不服的眼神里被亚瑟果断否决,特效震撼的典型美国大片还是在电影院里才有气氛。除外他们什么都看,人物传记、社会生活、故事,乃至于自然的人文的纪录片和泛黄的黑白的老版电影。两个人都是看片时会发表评论的类型,阿尔弗雷德总是忍不住先开口,亚瑟会先让对方咽完嘴里的食物再提出自己的想法。他们猜测下一步,猜测结局,落空时会抱怨到下一部的正片开始。

看到一个无趣的剧情时,英国人小小地打了个呵欠,他怀里的抱枕没什么形状,就是格外软。亚瑟抱着抱枕偷偷侧头看,阿尔弗雷德还在专注地看着画面,明明灭灭的光影映在他线条俊朗的脸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令人沉醉。

……爱着这个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而无比地信任着对方也是如此。

世上没有什么比正在相爱更幸福的事了,如同时间在此刻停止,或者下一瞬间就要死去。

嘴唇上碰到带着甜蜜奶油香味的小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头的阿尔弗雷德把一颗爆米花塞进他嘴里,昏暗室内那双带笑的蓝色瞳孔温柔如深水。

“看来我比电影好看吧?”

“自恋。”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的亚瑟还给他一个白眼,阿尔弗雷德也不介意地抬起手臂搂住身边人的肩膀,让亚瑟只要一歪头就可以把脑袋靠进他颈窝里。

“你不觉得这部电影挺有意思的吗?”

“我早就看过了,只是为了照顾你又要看一遍。”亚瑟停了一会,突然又说道,“……你觉得,如果身边依靠的人,某一天却被指认是虚假的,有多可怕。”

“其实我是觉得有点像恐怖片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害怕。”阿尔弗雷德伸手拿过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反而觉得主角有点残酷。”

“他的幻觉已经让他差点杀人了。”

“倒也是,不过啊!”

趁亚瑟没反应过来,阿尔弗雷德用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就算是幻觉,我也会选择你的,放心吧!我想你这个古板的英格兰人也不会让我干出什么坏事,你管我比我老妈还严。”

“不,重点可不是这个……”

“拥有你的疯子和没有你的正常人,我选前者。反过来你也必须得选择我,这个问题结束。”在亚瑟拍开他手掌时,阿尔弗雷德咧嘴笑了起来,“看了一会儿我就猜你会担心这个,让我有点伤心啊。”

“强权命令,你们美国人都是这副自大的样子。”绿眼睛瞪向他,却因为主人撑不住的一个呵欠气势弱下去不少。

“况且现在我们俩都是真真切切地坐在这儿,亚瑟,而且会一直这样。困了就睡吧,别强撑,反正每次都是我把你抱回床上,英雄在这里呢。”

作为回答,亚瑟调整了下姿势,更舒服地挨着身边这个在对他而言有点冷的空调房里的热源。

他的确睡着了,还做了梦。梦境里的时间仿佛无限快又无限慢,被拉长被缩短,像是穿过无限个的世界,他看见层层叠叠白色的重瓣花,辽阔无垠的壮丽星空,死寂寒冷的恢宏宫殿,磅礴灰暗的暴雨。还有无比的蓝,无与伦比的蓝,蓝得令他几乎落泪。

最后一切消融进黑暗中,只有眼眶里液体的温热无比明确。亚瑟从梦中醒来,他眨眨眼,发觉自己真的在流泪,从重叠的梦境中残留的情绪稀薄却让他的眼泪停不下来。

不仅仅是悲伤,还有庆幸。就只是躺在身侧熟睡的爱人身上的暖意,寂静的房间里两个人渐渐同步的呼吸声……以及仍会相爱着共同走过的未来。

啊啊,只是这样简单地,就足够真实的,被爱着的确幸和感激,是如此地幸福得想要流泪,想要笑,想要告诉你。

“早安!”

“不早了。”亚瑟站在厨房里摆弄果酱,他不用看都知道刚洗漱完的阿尔弗雷德一定是打着呵欠趿着拖鞋晃进厨房门口,金发睡得满头乱翘都没梳理。

“对于周末还是太早了,我亲爱的。”

熟练地搂上年长爱人的腰,阿尔弗雷德刚想从对方脸颊上偷一个吻,就被亚瑟扭头主动亲了上来。

温暖的,缠绵的吻,带着薄荷味牙膏的香气和随时间渐渐沉淀的爱意。

阳光落在两人的身上,亚瑟扬起嘴角轻笑。

“早上好,阿尔。”

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我爱你。”

“哦。”蓝眼睛男人有些惊喜地笑出了声,“我也爱你,亚瑟。”

这份爱直到时光尽头,如此简单。

end.

——————
后半截没听bgm所以会有点脱节(。)
其实我个人比起You are in love更喜欢同专辑的那首This love,感觉非常米英……(会被打)
电影应该是《美丽心灵》,好久前看了也不确定名字,数学家约翰·纳什的传记电影。梦境里的意象是我的(大部分没写出来的BE)脑洞。其实这篇本来也会是B……没什么没什么
好吧正题。
@弗音℡ 虽然我不知道实际上是不是今天orz……生日快乐!!

评论 ( 7 )
热度 ( 51 )

© Alta | Powered by LOFTER